8小时工作之外,我们去哪儿安放不安的灵魂?

来源于:SHOW丽人 发布时间:Aug. 10, 2019, 9:31 a.m.编辑:潇潇

记者 | 来舒敏

编辑 |

1

当人们热衷于用微信交流、网购、线上办公的时候,线下社交空间的作用被逐渐弱化了。

近两年出现了一些转变,我们看到一些线上起家的品牌转战线下,开起了实体店;商场里的茶饮店大排长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;线下社交空间异常丰富,大家约见面的场景也变得越来越多,不止局限于餐厅、商场等传统的场所,很多人约去健身房蹦「养生迪」,去书店听讲座、看展,或者受好奇心的驱使,挖掘一些「地下」社交场所。

界面酷乐志(ID:Cravelife2016)采访了多位年轻的生活方式达人,搜罗出了14处城市里的社交空间。大家工作之外去的地方都很特别,有些是平常想不到或者压根就不知道的地方。每次交流的时候,对话框里总少不了几个惊叹号:哈?!原来还有这样的地方!!!

我觉得超级猩猩特别社交化,它的社交属性远比运动属性大了,大家把以前约着吃饭的场景都改成约着健身,见面都在超级猩猩,约着说“今晚哪个课?”。

现代人的线下meeting太硬核了,我有一个朋友,已经很久没一起吃过饭了,每次见都是超级猩猩见到的。我一个宅男朋友,超级猩猩了两年,出来了腹肌。他后来base深圳,我们每次也是他回北京然后约超级猩猩见,就简单catch up一下,好像真吃饭也不知道聊什么了。

超级猩猩的团课更像蹦迪,音乐特别大,人很多,运动的时候一个小时过得飞快,下了课朋友几个会喝杯东西聊聊,而且运动提升人的多巴胺分泌水平,就你上完课,心情很好,这种情况下友情好像变得也更积极了。只是约喝酒的话有时候聊着聊着,会有点负面情绪。

言是特别好的一家杂志店+咖啡店,说起来现在书店和咖啡店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了。

我偶尔会和朋友或同事一起去坐一会,喝一杯咖啡,然后挑一些杂志带走。那边的杂志比较全,我常看的Monocle和Popeye都上得很快,也经常能发现很好的但没听说过的杂志或书来看。那边也经常办一些沙龙,不过我从来没参加过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听一听。

「炫酷」这个名字听起来比较土,但live的表演都不错。上一次去是在表演一些流行和爵士音乐,音量不大,歌手自己唱high了还跳舞,很适合喜欢有live表演但受不了摇滚朋克的人。

那边每天都有happy hour,买一送一,在那附近真的算价位超级便宜,白天去还可以坐外面的露天座位,那边也不吵嘛,气氛很好,我一个月一定会去一次。

最近有朋友发起了一个活动,叫“月光白得很”,名字听着文艺,其实是熟人或者新认识的朋友聚在一起,聊聊天,地址选在了什刹海附近的玉河遗址公园。

上一次的活动是在玉河遗址公园河边的一个小码头上,十几个人晚上围坐在一起,点了一箱啤酒和一些毛豆,聊的是最近听到的和“声音”有关的好内容,大家轮流分享播客、音乐、还有音效之类的东西,很有意思。

玉河遗址公园没有关门时间,想待到多晚都可以,夏天得提前准备好防蚊液。这种开放式的社交空间更利于认识新朋友,也能开启新思路。

当问到8小时工作之外常去的社交空间时,敢姑娘第一个回应是“我何止工作8小时,除了睡觉都在工作”。不过,她还是推荐了几个最近年轻人爱玩儿的地方:

烈火游戏机厅是一个比较复古的游戏机厅,也是上海为数不多的街机店,里面的机子都是80、90年代的设备,随时有出故障修不好的可能,喜欢玩儿复古游戏机的同学得赶紧去!

进门处有娃娃机,两边贴满了头文字D和湾岸的漫画海报,再走进去就能看到小时候玩的拳皇等游戏机。我经常看到几个要好的哥们儿在那里杀几盘,怀旧一下,花30块钱「穿越」回童年还是蛮值得的。现在很多人把它当成了网红拍照打卡地,不过我主要跟朋友去抓娃娃的,因为那里的娃娃很好抓。

我很多朋友都去「招待所」,不是真的招待所,而是北京一家地下音乐迪厅。它原来叫「招待所」,现在改成了「招待」,入口非常隐蔽,进去了也不可以拍照,反正尽情享受音乐就成,相当于上海的ALL。

我会去衡山和集那样的文创空间,一个月会至少去两次,吸引我的不仅有现在很难买到的各种杂志,还有各种讲座、小展览。

我有时候会跟朋友一起去听讲座,顺便带点杂志回去,或者在一楼的cafe坐坐,大家一起聊聊天。上一次去是7月下旬欧阳应霁的讲座「创意是孤独的海洋」,衡山和集二楼还有他的展,还是蛮有意思的。

图片来源:最爱香草吧噗的秋天

我喜欢去家居店和美术馆,不知道这两个算不算社交空间。美术馆有活动或者展览的时候,我会约朋友一起去。北京的尤伦斯、松美术馆、国家博物馆、 红砖美术馆、今日美术馆都值得推荐。

最近在尤伦斯看了那个“毕加索——一位天才的诞生”大展,还在展览上碰见了毕赣,我偷偷让朋友拍了张照片强行跟他同框哈哈哈。尤伦斯趁现在又火了,蔡徐坤还是展览上的语音导览,不过我没听(强行撇清)。

Cabana给我的第一感觉是「精致、讲究」,空间不大但很有质感。我以前学工业设计所以对椅子比较敏感,店里很多椅子在杂志上出现过,且都是经典的大师作品。

除了家具之外,Cabana用心在做各种活动和论坛,每个月更换策展主题,每周一次论坛活动,对于家具店来说办展的频率很高。因为代理到的品牌是比较有设计感和国内之前买不到的,所以也需要推广,等于不止是在卖家具了。让大家通过看展的方式来认识家具,也算是一种比较新的零售方式。

大学路上的吱音生活馆集合了咖啡店、家具店、图书馆、杂货铺等功能,也是一个多元的社交空间。一楼挑高的地方是供大家喝咖啡小憩的场所,当然也会在这里办活动、开讲座。

作为一家以家具为主的生活馆,他们的咖啡做得很地道,团队给每种咖啡起了个有趣又富有创意的名字,跟吱音“A lovely surprise to be”的理念蛮契合的。

无印良品在上海、深圳、南京和杭州,每周都会推出Open MUJI城市特别活动,有时候是走到户外来个都市walking,有时候在无印良品的店里开小课堂,教大家如何收纳,教新手妈妈如何让宝宝度过清爽夏日,或邀请业界比较权威的嘉宾过来做讲座。

哲品茶厅是以茶+生活美学+文化创意的模式,融入每个城市的在地文化,形成一个自在、舒适的城市生活美学空间,喜欢喝茶、热爱器物的朋友不妨约三五位好友去哲品茶厅聚聚。

每一家哲品茶厅都经过设计师的精心设计,将中国东方之美融入到空间里。8月17日,哲品茶厅将在长春开张,注重茶饮+茶食+茶器的深度茶饮文化体验模式,在茶厅喝茶之余,还能品尝季节限定的碗茶套餐。

北京酒店那么多,能立马辨别其风格特色的莫过于CHAO酒店。CHAO一直以来专注于艺术和文化的传播,无论是酒店内的艺术中心ART Center、日光礼堂、Living Room、回声剧场、小型电影院还是露天泳池,都能根据不同的需求变身为举办文艺活动的空间。有些展览甚至是需要买票才能进入观赏的,我经常看到很多艺术节人士过来看展。

去年9月,CHAO与丹麦大使馆合作推出的“丹麦幸福生活月”,通过音乐表演、文化沙龙、影片放映、工作坊等活动,让人们从美食、音乐、设计和书籍等方面认识并了解丹麦文化。

CHAO地下展厅

知道Fiu这家画廊是因为卤猫,当时他在这里办插画展,我下了班后便跟朋友过去打卡。开展头几天正好碰到上海愚园路梧桐絮飘得起劲,我们趁排队之际到Fiu画廊隔壁的Fiu Pump甜品店稍事休息。

进了Fiu Pump,发现里面的布置和色彩运用甚是可爱,立马拿出相机一顿拍。我们点了两杯苹果花茶+一份海盐冰淇淋,味道偏甜,没有非常惊艳。但这个空间确实是赏心悦目的,我和朋友把它列入常驻根据地的list里。双休日去的话,还能买几束Lumos的花回去。

社交空间是人与人线下交流的公共场所,也是公司和家之外的第三空间,显然单一功能的咖啡馆、餐厅、零售店已不足以吸引年轻人了,新鲜、有趣且兼具多种功能的社交空间或许是线下店的发展方向。

 

 

 

插画/排版:mimimi_

图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、部分网络